小城出发

摸个九公主
不会画手生生改了姿势

【露中高考命题作文】我与高考


ooc

我总觉得偏题了



“今天浩然尤其不可以大吵大闹哦,隔壁的姐姐明天要高考。”王耀在吃晚饭时一边给5岁的养子夹菜一边叮嘱他。


“我知道啦,爹爹。” 王浩然的嘴边还挂着一粒饭,王耀顺手用纸给他擦去。


“爹爹,”王浩然天真的笑着说,“听伊丽莎白阿姨你和爸爸也是在高考的时候认识的,给我讲讲嘛!”


“哎呀,你还小,现在也听不懂,等你大了就明白了。” 王耀微笑着摸摸养子的头。

把有点带小情绪的孩子哄睡着后王耀给在出差的丈夫发了一条晚安短信。随后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记忆拉回到十多年前。


那時也是高考,偏偏遇上大雨傾盆。王耀一边举着伞一边艰难的朝考场走着。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倒,感到腿上一阵疼痛。他定眼一看,一个紫色眼睛的高个的异国小伙子焦急的从摩托车上下来,用很不标准的中文说对不起对不起。并要送他去医院。


在那种关头,王耀觉得自己伤势又不重,况且也不可能耽误高考去医院。于是伊万只得载着他去了考场,简单在医务室保扎了一下,王耀便急急忙忙去准备答题了。


王耀忍着疼痛出了考场后,发现他还在那里等着,伊万告诉王耀自己要对他的伤负责到底,于是那两天伊万承担起了接送王耀去考场,去医院的职责。王耀也了解到他和家人不和,一气之下便离开家乡俄罗斯来了北京闯荡。


高考成绩出来后,王耀考的还算不错,为了方便照顾三个弟弟妹妹,他填报了北京的大学并成功被一所还算不错的师范大学录取。并在伊万的介绍下去找了一份兼职。



那个暑假王耀一边和伊万一起打工,一边聊人生,王耀说自己不求别的,就希望弟弟妹妹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自己有个小家。 也算给过世的父母一个交代了。伊万则认真的看着他的琥珀色的眼睛,说希望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过活。


大学生活开始后,他们也常常一起打工,约饭。在不知不觉中,情愫暗然生长。



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王耀和伊万出来吃饭,伊万借着酒劲对王耀表白了。王耀没有当场表态,只是把喝醉了的伊万扶到了他的出租屋,然后他一边照顾伊万一边思考了很久,并在犹豫之后拨通了弟弟妹妹的电话。最后伊万醒来的时候,王耀认真的看着他那双紫色的眼睛,然后轻轻的亲了上去。



那之后王耀搬进了伊万的出租屋,他的大学时光在学习,社团,打工,买菜做饭,和伊万一起散步看电视中平平淡淡的度过。到了大学快毕业的时候,王耀已经找到一份对应届生算不错的高中历史老师的工作。伊万也混上了一个小主管的职位。



那个时候,他以为他和伊万就会这么下去,直到伊万的父母找来,威逼利诱伊万回俄罗斯。伊万走的那天,不停地吻他,跟他说自己一定回回来。


王耀就真的信了这句话,有姑娘对他芳心暗许,他也婉拒了。



一晃就是三年,王耀教的第一个班要去高考了,他和班主任带着这群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的孩子们去考场,在门外等他们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和伊万的高考相遇。



最后一科英语考完了,王耀忙着组织自己班的学生。突然背后来了一个紧紧的拥抱,他回头一看,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那之后,他真的过上了他曾经想有的生活,和伊万住在他的北京老房子里,他下班买菜做饭,伊万洗碗拖地。他们还在一个大雪天发现了一个弃婴,王耀本来想把他送到福利院,可是这孩子一离开王耀和伊万就不停的哭,王耀和伊万只好和福利院商量先把孩子养着,于是日子便这样过到现在。




一条滴滴的消息声打断了他的回忆,是伊万的:“晚安,小耀,庆祝我们认识了十三年,还有,虽然我在你高考途中因为你受伤认识你,不过我从那个时候就暗下决心,以后绝不会让你再受伤了。”

















5.22有感?

我们签的是十年,但是我相信我们会在一起很多个十年!


亲爱的,我会在陆地的战场上驰骋,从北非到南极,从伦敦到莫斯科,我会把我的旗帜插遍每一个角落。


亲爱的,我会在海洋上昂扬起航,从直布罗陀到土尔其,我们的命运已经被紧紧缠绕在一起了。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露中】星光璀璨

#参加学校电影节的脑洞#

“布拉金斯基,你可以快点吗!你想让我一个人走吗!”王耀身穿一身租里的深蓝色西服,踩着锃亮的黑色皮鞋,脸上却配着似乎不属于这身搭配的着急神情。



“你放心,我一定会准时赶到的,毕竟这是我们的第一部电影啊!”伊万一边试图安抚王耀,一边催促计程车司机快一点。




他和王耀在一年前的一个剧组里结识,王耀和他一样,那时都是怀揣着成为一个伟大演员的梦想的路人甲,辗转于各个剧组,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法国小导演的赏识,拍了一部小成本电影,居然入围了今年的电影节。他还记得他和王耀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候的激动和兴奋。王耀那时喝了点酒,说什么自己放弃读一所一本大学的机会一个人南下追寻电影梦,受过很多白眼,还有家人的不解,最后他说着说着竟然哭出声来。伊万那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用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背。





而现在,他居然在这么重要的一天面临迟到的危险!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梦想中的建筑终于映入了伊万的眼帘。他飞快下车,跑了起来,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脸庞。




“伊万·布朗金斯基,你总算来了。”王耀的语气中盛怒中带着几丝庆幸。



“还好我们前面还有一组,不然就真的完了。”王耀一边说一边自然的挽起了伊万的手,“还有,你为什么要穿这身白色的西装,搞得和结婚一样。”




“这不是不用花钱找琼斯借的吗?不过确实是,我刚才跑步的时候,就有一种快要错过自己婚礼的感觉,”



“你要是真的错过了自己的婚礼,估计你要后悔一辈子。”




轮到他们了,王耀还是有点小紧张,他下意识的将伊万的胳膊挽的更紧了一点。



一束束摄像机的光芒在他们眼前亮起。伊万在他耳边低语道:我为什么要后悔一辈子,我的爱人已经在我身边了。”






想看刀的往下👇




很多年以后,当王耀从容的穿着量身打造的黑色礼服在一片掌声中接过终身成就奖的小金人时,主持人老套的问他最感谢谁,他微笑着把父母,妻子,孩子,朋友,那些合作过的人统统感谢了一遍,唯独没有提伊万·布拉金斯基半个字。

莫名很适合露中啊!

和荷兰老师的聊天


重新编辑了一下,努力回想那些我和小伙伴提的杂七杂八的问题。(好多问题.....以及很喜欢老师的三观,虽然小伙伴说她倒希望老师的观点和我们不太一样一点,她好和他辩论2333......)

Q:我们想知道您对东欧剧变的记忆

A:For you is history, but for me is reality!
(很喜欢我的荷兰老师今天在讲述他1989年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经历时说的这句话。历史从文字转换成真实的场景,也许更加令人震撼。)

以下👇是英语听力渣的记录:
我当时是个学生,当时柏林墙倒塌的时候,我同学叫我去看,我想着自己有考试,所以没有去,现在想想真是愚蠢。
不过我去了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当时我们和当地的学生有一个会议,加上我们就20多个,两个小时的会议结束后,当地的学生问我们去不去国会大厦,离这里就五公里,我们当时会议后也没有什么事情,于是我们20多个人就往那里走了。
刚开始,只有二十多个人,但是一路上有许多人加入我们,最后人越来越多,到了国会大厦的时候聚集了非常多的人,大概有几千人吧,人们兴奋的庆祝着他们的革命,那个时候我意识到历史大事件正在发生。因为在1956年也有过类似的集会,但是当时苏联人围住了他们,并射杀了 许多人,所以这次有的人也非常害怕。
现场有许多许多记者,我旁边就是BBC,让我搜一下当时的图片,看,我就在其中。




Q:欧洲是不是对中国有什么误解?比如认为我们没有自由



A:的确是的,我回欧洲时和我的朋友分享我在中国的见闻,给他们看上海的照片,他们都表示很震惊,其实没有哪一个国家如同中国这般发展迅速,我是商科的,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好做生意。积极的热情,良好的政策,发展的经济......而欧洲其实经济发展不如中国,欧洲都没有多少高楼大厦,我一个学生曾经去欧洲留学,回来时做描述(presentation)的时候,都是欧洲不像中国一样有很多高楼大厦。但是你们的发展模式却不同于西方,当然啦,你们要找到你们的路。



Q:欧洲不同的国家人民们会对彼此有什么印象和看法吗?



A:意大利和西班牙那些地区,充满阳光,你知道的,那些罗马宗教,所以他们更加享受生活,比较浪漫。而我们阳光比他们少,更加努力工作,有的西欧人认为俄罗斯人很粗鲁,当然啦,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也有好人。德国人较缺少浪漫,我的父亲因为经历过二战的缘故不喜欢德国人,不过我没有。



Q:对于英国脱欧您有什么看法?



A:欧盟有很多好处,有二十多个国家,但是每个国家都有否决权,也就是意味着一项政策要这些国家都同意才能通过,所以会有很多争执,英国的投票情况显示那些支持l留欧的大都是城市居民,可能受过高等教育。而那些支持退欧的大都是乡村居民,可能他们没有想太多,只是想脱就脱了。





Q:欧洲人是不是学语言比较容易?



A:并不是这样,很多欧洲人也不会说中文,学习中文来也比较困难,我的妻子是中国人,但是我也不会说中文。我会说五国语言,英语,法语、德语、荷兰语(老师应该还会说两国语言但是我听不懂那两个单词....)主要是这些语言的体系都比较相似,所以学习起来比较容易。









一个写下下去的独伊脑洞

其实大概就是费里说好了和路德一起过生日,但是因为暴雨和罢工,他没有办法做高铁和飞机,于是他就带着一束鲜花,在狂风暴雨中开着最高时速为350公里/每小时 的下图我就差个几千万就可以买的跑车一路从都灵开到了一千多公里外的柏林, 但是因为实在有太多不合理的因素,比如跑车其实在暴雨的情况下会大大的减小,还有欧洲的限速一般是130公里每小时,德国在大部分地区不限速,而且连续三个小时350公里每小时也太不科学了,虽然在赛车场上好像可以达到这样,但这已经差不多是飞机起飞的速度了.....你让高速路上的其他人怎么办...............



雨夜

其实这是一个豪华跑车的广告.........
这不是你们认识的意呆..........
请无视欧洲的交通法规.........(德国只有特定路段限速,欧洲一般是130公里每时)
不要纠结物理问题,我文科生不懂


意大利 都灵(对,没错就是那个豪华跑车的设计公司的所在地)

晚上7点

“可惜有官员突然来找我,本来说好的要陪路德过生日的......耽误了这么久.......”
“没关系的,你明天来也可以....”
“可是路德的生日就过了......”
“没事,好好休息,我会给你留pasta的”

挂掉电话的费里西安诺叹息了一声,都灵市的工人偏偏在这个时候举行罢工,并且以他国家象征的身份,很难在没有提起安排的情况下像普通人一般再到别的城市转车。

穿着西服的他低头站着沉思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了电话,五分钟之后,一辆跑车被送到他的办公室楼下。这辆跑车是灰色的,主体由钛合金和碳纤维构成,前脸和车尾大量采用三角形设计元素,造型犀利,车尾采用中置排气和造型夸张的车尾扰流板。


费里西安诺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束由矢车菊和雏菊组成的鲜花,按下了遥控,车门



【普中心历史向】回音(5)

#ooc#
#无cp向#
1939年8月23日
此时已是莫斯科的末夏,即使现在是正午,这个偏北的首都已有几分寒意,基尔伯特坐在“秃鹫"运输机上,看着窗外,想着自己上一次来这里应该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舒伦堡应该已经和那头熊谈得差不多了,他这次来,必须得稳稳当当的拿一份成果才行。

两架运输机降落了,基尔伯特一行下了飞机,他们无暇欣赏莫斯科的美景,一路便直抵克里姆林宫。
老实说,基尔伯特并不喜欢面对现在面前笑咪咪的,一脸人畜无害的伊万,他在心里想你还不如板着脸好,不过他也会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用最好的状态来谈判。


“缔约双方保证不单独或联合其他国家彼此互相使用武力、侵犯或攻击行为。缔约一方如与第三国交战,另一缔约国不得给予第三国任何支持….”基尔伯特逐字逐句地读道德方起草的文件。

“这些你来之前你的官员已经和我们谈得很清楚了,我想我们双方更感兴趣的应该是秘密的附加协议吧?”伊万打断了他的话,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的确”基尔伯特撅了噘嘴,“对于波/兰,以纳雷夫河、维斯杜拉河和桑河为势力分界,说白了就是菲利克斯一半归你,一半归我,还有你的手最多只能伸到托里斯的北部疆界去。”


“你和你弟弟的胃口还真不小,不过我可以同意,可是比萨拉比亚呢,这个好像和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吧?”


“我们可以宣布在这个地区没有政治利害关系” ……


谈判很是顺利,他们在傍晚就基本达成了共识,双方都很开心,脸上洋溢着欢笑,觥筹交错的声音回荡在克里姆林宫里。



坐在回国的运输机上,基尔伯特心满意足地拍了拍箱子里的文件,这“互不侵犯条约”打消了他和弟弟最后的顾虑。 他们将要引火,而这火,要把世界点燃!

线

一个单纯纯情的少女(我)被两股黑暗势力毒害…………然后就有了这个................

苏缪—不捞出爷爷不改名:

这是和狱友@披着绾灵外衣代替绾灵更新的待夏 和树洞@小城出发 面基时的脑洞接龙
三个人一人一点接龙接出来的(谁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只·是·个·脑·洞·啊(估计这辈子不会写)



老王看到自己微博上推荐了一款猫薄荷护手霜,身为猫控的老王毫不犹豫地就去买了一支。逐渐吸引了一只大大的棕色的有着紫眼睛的猫,这只猫天天粘着老王,就在老王家住了下来,天天偷窥老王洗澡啊什么的。其实这只猫是一只百年猫妖,名字叫伊万·布拉金斯基,之前和怨灵的战斗中受到了重伤,只能保持猫型,因为猫的眼睛可以看穿三界所以被女神拜托消除恶灵。伊万终于恢复了人的身体,老王异常惊讶。伊万告诉老王其实老王也是只猫妖,而且是千年猫妖,是这片土地的守护神,前世在和一个很强大的恶灵做战斗的时候受了非常严重的伤,灵魂被打入人的身体失去了记忆,并引导出老王身体里的猫妖之力。也许是守护神的天性使然,老王重新开始消除恶灵。
其实几百年前伊万还是一只小猫没有自保能力的时候,在恶灵袭击的时候被老王救了,并被抚养长大,在这个过程中,伊万暗恋了老王,但一直没有机会表白,一直只是默默观看。这一次面对一无所知,一片空白的老王,伊万决定再也不隐忍下去,主动告白,用了直接的方式,直接扒衣服,老王拼命拒绝,奋力抵抗。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前世那个没有完全干掉的怨灵重新来袭了,老王由于使命和逃避见到伊万,跑出去退治。在打架中,老王因为心神不宁,被怨灵入侵。由于怨灵身上带着可怕的怨念化成了剧毒,老王周围十米以内活物全部死亡。伊万赶到时就是看到奄奄一息,浑身冒着黑气,生命危在旦夕的王耀。
毒侵染了老王的灵魂,老王在潜意识的世界里和怨灵斗智斗勇,终于把怨灵驱散,但是怨灵的毒还是留在了老王身体里,老王身体外没有活物。
在恢复意识后,王耀觉得自己虽然身为守护神居然却无法保护自己的土地,然后自杀,在奄奄一息之时露熊赶到,却已无法抢救,于是用尽全身之力,逆转时空,转换到百年前刚遇上老王的自己,以第三者的身份,干预两人的相见和温柔,【如果我没有出现,也许你就能幸福】但最后无论他怎样努力,老王最终会落入中毒魂飞魄散的地步……
这时候命运三女神(北欧神话中负责纺织维护和剪断人类命运之线的女神)出来,告诉他无论怎样改变都是没有用的,一个人的生死改变不了一个人命运线的收束点,也就是终焉。
露熊不相信,女神就把他带到了命运之线那里,几百年无数轮回的记忆突然在他脑海里出现,仿佛被召唤一样,老王的命运线浮现了出来,女神们非常惊讶,露熊突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
要是我把王耀受难的部分剪掉不就行了吗?
然后他就不顾一切地去剪那根线,却被二姐的力量弹飞,二姐告诉他,没有任何人可以随意干扰别人的命运,无论悲剧还是喜剧,但有一个办法可以拯救王耀,就是用露熊自己的灵魂为引,造出新的线来分叉,但这样露熊也会烟消云散。
露熊决定这么做,但是王耀的灵魂通过命运线出来阻止露熊这么做,他的记忆早就完全恢复,明白了露熊的爱,但露熊还是这么做了,在把老王的灵魂压进命运线后。
但三女神感于两人之诚,在露熊灵魂消散的最后留下了露熊的灵魂核心,把他和王耀的灵魂核心完全融合在一起,也算一种成全,把这个新的灵魂送入了轮回。
但在这个送回的过程中,出现了空间乱流,把两个魂核冲开了,露熊的灵魂掉入了不属于三界的时空的缝隙中,王耀转世成普通人,由于空间乱流和转世,王耀失去了记忆。
受到了空间能量的影响,露熊的外表日益变化,终于化成了一具白骨,由于空间乱流的洗礼和原猫妖的力量,露熊在这里很快成了一方霸主,但很冷漠,对任何人都很无情,无论是敌人还是下属。
老王总觉得自己灵魂少了什么,总是一种不安全感,直到有一天,三女神出现在他面前,于是几百年的记忆突然出现,猫妖守护神的力量突然觉醒,根据灵魂召唤,王耀去那个空间找露熊。
在那个空间里,他看到了成为一具白骨的露熊,露熊转身就跑,露熊的手下第一次惊讶自己首领的脆弱。
老王上前拉住了伊万,【外表与否,力量与否都无所谓,我爱的是你温暖的灵魂】
于是这个空间多了一对,无比强大又永远相互依靠的白骨。
【退去肉体后,我才能拥抱你的灵魂】
【完】









(这是由一支护手霜引发的惨案....)

【露中】一场暗恋

#娘塔露中 非国设#
#路人视角,路人暗恋过老王(其实也不算暗恋吧…..)#
#角色死亡注意#
#树洞体# 

亲爱的树洞:


看到公众号这期“谈谈你的暗恋”这个话题一下子就想起了很多事情,其实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离题,因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对那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感情。


我的大学是一所沿海的名校,她是我的室友也是我的大学朋好友,暂时叫她yan吧。她很少化妆,甚至连护肤品也用的不多,衣服也穿的普普通通。但是这些却掩盖不了她身上的美和魅力,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总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她的衣柜,桌子永远都是整整齐齐的,她几乎不点外卖,而是选择吃食堂或者自己简单地在宿舍做一点东西吃。她不知不觉间承担了宿舍的许多保洁工作,却从来没有什么怨言。她做过多份兼职,下雨天送过快递,大太阳发过传单,在星巴克里端过咖啡,在饭店里洗过盘子。学习也非常认真。经常能获得奖学金。她永远都是起得最早的一个,会去宿舍楼外晨读,回来时还会为我们带早餐。她上课从来都去得很早,每次都是她帮我们占座。相处的时间长了,我了解到她的双亲早早离世,还有三个弟妹。她读书生活一部分都是国家补助和亲戚接济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直到到了大二,一个俄罗斯国际生的出现。
Yan连着好几个星期都早早地回到了宿舍,这有些反常,毕竟平时这个时间点她都是应该在教学楼自习的。有室友问起,她面带烦恼地说有个俄罗斯姑娘老是缠着她,那时另一个室友起哄说人家是不是看上你了,引得我们一阵笑声。


可是那个室友说得没有错,那姑娘确实在追yan.


她也会早早地在宿舍楼下等着,就为了和yan一起早读,给我们整个宿舍买早饭,送玫瑰花,变着理由地给yan买各种礼物,这些礼物大都不便宜。下雨天拿着一把大伞教学楼等yan. 又找我要了yan的联系方式,每天和yan说中俄双语的“晚安”。


Yan起初是有些讨厌的,后来也不知道那姑娘用了什么法子,yan 和她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每天都会一起去上课。她甚至还会和yan 一起去做兼职. yan每次回来都会抱怨“俄罗斯阔小姐压根不会干活,还害我也被骂……”


我也从那段时间,觉得我喜欢上了yan, 看到yan和俄罗斯姑娘打电话,或者一起手拉手走,我竟会有一些嫉妒,我开始希望和yan多说说话,多待在一起,希望每天都可以看到她的笑容,我也想像那个俄罗斯姑娘和yan手拉手,甚至拥抱什么的。我不清楚这到底是喜欢还是依赖或者别的什么混杂的情感。


但这些都是我自己的胡思乱想罢了,大三来了,yan告诉我们她和俄罗斯姑娘决定搬出宿舍一起在外面租房。几个室友和我一起帮着她拿东西。那天晚上我们宿舍和俄罗斯姑娘一起吃饭,她一边和我们碰酒杯一边说她一定会照顾好yan的。我还是有些嫉妒和羡慕,但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之后我们时不时联系一下,节日时发个祝福短信,或者在社团活动中见见什么的。


时光飞逝,我们都毕业了,在沿海打拼几年后,我离开了大学所在的城市,回到了家乡,接受了一个男同事的追求。办婚礼时大学朋友几乎都来了,除了yan. 我穿着婚纱突然想:yan会不会和俄罗斯姑娘也穿着这样的婚纱结婚呢?怎么都不请我吃酒什么的。


准备装修新房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yan的电话,她用疲惫的语气问我可不可以借点钱,我想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毕竟她几乎从不借钱。


我拿着存着装修新房的钱的银行卡,和新婚丈夫吵了一架后,飞过大半个中国来到了yan给的地址。是一家医院。病床上是那位记忆中本该微笑着的神气俄罗斯姑娘,此时却瘦的不成人形。我把那张银行卡交给了yan。告诉她密码是她的生日。晚上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一边喝酒一边哭,说爱人为自己和家人断绝了关系,自己现在看着她受苦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慰她说一切都会好的,然后轻轻抱了一下她。


Yan的爱人后来还是离开了她,我帮着她操办葬礼,她本来就偏瘦,那时更是像一阵风就可以吹到似的。她在葬礼上一直没有哭,可我倒希望她大哭一场。


后来yan在一个美国人的帮助下去了美国,我每天在生活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中奔波,俄罗斯姑娘不再有人提起,而我的暗恋,也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