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出发

洪流【给普灭】

感谢@钰灵待夏_此人已失踪,勿寻 催我,不然这文出不来,

其实我不知道这篇文主角是谁,哪天再写个普爷视角吧


即使在两德统一,基尔伯特逐渐没有“赋闲”之后,他也依然没有闲着,他是多个大学的名誉教授,也经常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通过各种途径想拜访他的人也一直不少。再加上德国近年的难民危机,民间对他的关注度又提高了不少。


“历史学教授和政治学教授经常给我发邮件问乱七八糟的各种问题就算了!为什么现在连性别学和建筑学的学者都给我发邮件了啊,还有某些政党的领导人能不能不要有事没事就提到我,我根本不认识你们好吗!”基尔伯特一边每天早上习惯性地查看邮件,一边在心里抱怨道。




突然一封不起眼的邮件映入了他的眼帘,邮件的主题标明是一封感谢信,他看了看发件人,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的陌生。于是他带着好奇点开了邮件。


邮件附件里是一张图片,是手写的文字然后扫描上去的。他点开图片读了起来。


尊敬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



非常抱歉贸然地打扰您, 我的名字叫玛格丽塔米勒,您可以称呼我玛丽。70多年前我有幸得到您的帮助才活了下来。非常抱歉现在才来感谢您。我不会用电脑,眼睛也开始不好使了,这封信是由我来口述,孙女写下来并发给您的。



70多年前,我的丈夫在战争爆发后不久就参军去了前线,一年不到就了无音讯了。1941年,我的家乡又受到了轰炸,房子田园什么都没有了。我只好去投奔我在东普鲁士一个小村庄的亲戚,可是刚刚安顿下来不久,一次村里巡逻的时候,我就被党卫军抓去到了希特勒在东线的指挥营——狼穴。




和我一起被抓去的还有其他14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军官们告诉我我们的任务非常简单,就是在“伟大的元首”用餐前,试吃他所有的饭菜。有胆小的女孩当即就哭了出来,那个时候的流言非常多,有说我们的敌人试图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杀掉希特勒,包括在饭菜里下毒。那个女孩立马就受到了呵斥和威胁。




希特勒不是每天都来狼穴,但是我们被要求每天都去报道,我们谁都不希望他来,每次他来的时候我们在吃饭时都会不停祈祷,互相牵着彼此的手或者抱在一起,战争的后期,我和亲戚在一起的时候只能靠吃一点点面包勉强度日,可是希特勒来的时候,我可以吃到剥皮的白色芦笋,最新鲜的蔬菜瓜果和沙拉,还有蒸过之后佐以秘调酱汁和上等黄油,辣椒,豌豆,小番茄调成的酱汁淋在热腾腾的意大利粉。当然,希特勒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我从来没有吃过一块肉。我不得不承认食物是美味的,可是我们每一天都活在深深的恐惧之中,害怕自己吃到的是最后的晚餐。



1944年,施陶芬贝格上校刺杀希特勒失败后,我们再也不能回家了,党卫军把我们看管起来,我们就像笼子里的动物,除了吃东西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甚至有几个女孩被党卫军强/奸了。



苏军距离狼穴只有几公里的时候,狼穴里人心惶惶,对我们的看管也松了起来,一天晚上,看守我们的守卫喝醉了酒,我们试着偷偷地逃出去,可是很快就被发现了,我撒开腿拼命地跑,却摔了一跤还撞上了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我害怕极了,不知怎地,居然正视着他看了起来,借着微弱的月光,在那一两秒的时间中,我发现那张脸非常的英俊,尤其是那双红色的眼睛,在德国人中非常少见。奇怪的是,他没有逮捕我,而是很快把我扶了起来,快步拉着我的手,把我塞进了一辆车,然后快速驾着车离去。



一开始,我在车上害怕极了,满脑子都是各种胡思乱想,,那位军官扔给了我一张毯子,我看着那位军官的背影,居然渐渐地心安了起来。


不知道开了多久,他把我送到了一个火车站,火车站的人非常多,都在争先恐后地想逃命,他让我上了一辆火车,告诉我这是开往德国相对比较稳定地区的火车,分别时还给了我一些钱。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突然和匆忙。我上了火车后才反应过来没有跟他说一声谢谢。



我到了终点站之后,经历了一系列了可怕的事情;饥饿,逃亡,恐惧之后勉强活了下来。局势安定下来之后,我才得知那其他的14个女孩都被处决了,但是一切不幸过去之后,我居然和我的丈夫重逢了。我们抱在一起喜极而泣,然后过了很多年的平静生活,在生活的琐事和浮沉中老去。




这件往事随着一次我在电视看到您而想起,惊讶地发现救我的人居然是您,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向您道谢,也非常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过去我一直对这件事守口如瓶,就连我最爱的丈夫我都是在他快要过世的那几天才鼓起勇气告诉他的,好在他完全没有责怪我,而是鼓励我把一切平静而又坦然地说出来,他告诉我人们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每到夜晚,往事总是萦绕。我这几年身体开始越来越不好,不想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



我们这些普通人都不过是历史洪流中不起眼的存在,我们的生死毁灭也不会对历史产生什么影响,所以我非常感谢您在那个时候的帮助,我知道您也经历了很多事情,很遗憾我们可以陪您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但请相信我们会一直支持陪伴并深爱着您,无论历史的洪流把我们带向何方。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