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出发

普通 ——评 普奥文《钢琴师 协奏曲》 以前看《帝国的毁灭》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影评:最让人觉得可怕的不是呈现的希特勒有多可恶,而是只是一个生着病,年近六旬的,会亲吻爱人的老人。




“普通”这个词一直贯穿在我读文的感受中。基尔伯特,路德维希,伊丽莎白,罗德里赫,还有路德的意大利妻子。他们都不过是那场雪崩中一片小小的雪花。他们没有什么能够左右那个时代的能力,都被时代的洪流所卷入。



所幸的是正是因为他们普通,他们也在做符合自己内心的事。基尔伯特并不是很相信对于犹太人的理论,会为惨死的犹太小男孩作祷告,。所以当作者安排基尔参加“720”事件时,并最终因此而死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意外。罗德里赫这个看上去比较木讷,最终勇敢的选择死在自己的家乡。而伊丽莎白和路德的妻子一起在瑞士抚养三个孩子,选择和可以算是“敌人”的人举案齐眉(虽然路德的双胞胎孩子叫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这里戳了我的笑点)。为老贝什米特养老送终,也让人看到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依偎和温情。至于路德维希这位党卫军,感觉并不能简单用良心未泯,忠心耿耿,或者服从军令来形容,最大的感觉就是他是一个“人”,担心哥哥,疼爱妻子,最后选择和在柏林保卫战中和许许多多党卫军一样自杀,也许这是他最好的结局了吧。




在那个没有网络,信息远不如现在传播如此之快的年代,人民其实很难觉得自己所受的教育,所接受的信息是错误的,甚至有时候,单纯的施暴行为都存在一种服从跟风或者从众心理(其实现在也一样)。那些走上战场拿起枪杀人,开着飞机轰炸街区,或者是接收情报的人们,他们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普通人,也许是为了找个好工作,也许是为了一腔爱国之志,也许就是国家的征兵命令。他们就得担上“纳粹”的名号。这些被遗忘在史册中的千千万万普通人,他们的梦想,他们的感情,他们每个人小小的故事都随着历史的风飞走了。也许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名字留下。




一直讨厌“非黑即白”和“脸谱化”的观念和做法,历史是由伟人造就的,可历史也是由普通人来推动的。时代可以成就一个人,时代也可以毁掉一个人。希望我们都可以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中无愧于心。


作者太太@热爱学习的沙子 

评论

热度(6)